第20章 谋算深深,谁主乾坤10

京都街头巷尾皆传颂,娶妻当娶郦香雪,嫁人就嫁司徒镜。

如此可见司徒镜的清名有多厉害,这个男子总是带着浅浅的笑,言语机智温和,从不会令人难堪,即便面对着他的敌人,他也是温文儒雅的,所以被人称之为玉公子。可是京都之中能做玉公子朋友的,一个巴掌伸出来都数不满。靠近他的身边容易,走进他的心里极难。

有着无人匹敌的家世,有着满腹诗书的才华,有着横扫香闺的容貌,这男人生来就是该放在神台上被人敬仰的,哪怕是只呼吸一口人间的气息也仿佛是一种玷污。

每次面对着司徒镜,夜晚心里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这男人就像是一抹阳光,能照亮这世上所有的肮脏,能温暖所有人的心肠。

这一世的夜晚虽然是夜家的小庶女,但是前一世她是郦家女,享受着世间最锦绣的荣华富贵,融会贯通世家所有的礼仪跟姿态。所以夜晚即使已经尽力收敛自身的光华,但是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微光,也足以令人侧目。

所以骄傲如司徒冰清也愿意纡尊降贵跟夜晚做朋友,正是夜晚身上那不经意间就有的风姿。高贵睿智如司徒镜,也收敛自身的光华,愿意对着这么一个小女子微笑。

有风吹过,暗香浮动。

夜晚装作并不知道司徒镜心思的纯真模样,看着司徒镜说道:“是啊司徒大哥,你可是有事情要跟我们说?我听冰清说皇上来了,想必你忙得很。”

司徒镜看着夜晚,她的眉眼依旧如往昔般温润无暇,那一双眸子星光点点,嘴角扬着小小的弧度,让他的心不由得跟着弯了起来,时间宝贵,也不敢继续耽搁,说道:“皇上突然驾临司徒府,父亲的意思是女眷不要冲撞了圣驾才好。”

这话有些伤人,司徒镜看着夜晚想要解释几句,便听到夜晚说道:“正是如此,司徒大人最是清正,还请司徒大哥转告司徒大人夜晚知道大人的苦心,请大人放心就是。”

“晚妹妹……”司徒镜那辩倒无数名儒的利嘴,这时竟不知道该如何把事情说得更完美一些,所谓关心则乱,乱了思绪,哪有清晰的头脑可言。

夜晚看着司徒镜微 的容颜,‘噗嗤’一笑,看了司徒冰清一眼,又看着司徒镜说道:“司徒大哥,你莫担心我是真的没关系。司徒大人高瞻远瞩,睿智非凡,此次不让小女在司徒府与圣驾相遇,为的不过是小女的名声跟前途,小女感激不尽呢。”

其实司徒征没有夜晚说的这样的胸怀广阔,作为一个大家主,司徒征首先考虑的是家族的利益。司徒征是怕夜晚在司徒府与圣驾相遇,日后夜晚进了宫,慕元澈回想起来这件事情,疑心生暗鬼,以为是司徒家左右皇帝的选秀就不好了。

夜晚是从后宫中拼杀过来的,也是见识过帝位争夺最惨烈的时光的人,不敢说能洞察所有人的心思,但是因为司徒征跟郦茂林一样都是大家主,所以他们行事的方向都是差不多的。郦香雪有多了解老爹的行事准则,就能猜想到司徒征的心思,不过是以己度人罢了。

司徒冰清俏脸铁青,看着夜晚的神色带着愧疚,没想到自己老爹这样的绝情。

司徒镜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既不希望夜晚真的进宫去在这里上演与皇上的偶遇,也不希望他老爹做事这样的决绝伤了彼此的感情,两为难间夜晚却是三言两语就解了尴尬,越是这样这兄妹二人越发的觉得不好意思了。

司徒镜还要侍驾不敢多耽搁,临走前深深地望了夜晚一眼,“晚妹妹,我只盼你这一生平安喜乐,进宫……许并不是幸事。”

夜晚心里微苦,淡淡的发涩,面上却是眉眼弯弯,“司徒大哥,就我这样的容貌,想要进宫怕人家也不要呢,你就别担心了。”

司徒镜觉得自己又说错了话,挠挠头尴尬的走了,金色的阳光下那广袖翩翩,如蝶舞翻飞。岁月静好,却抵不过流光残酷。

眼眶酸涩,夜晚仰头,她跟他注定如同焚散了的烟,散了纵横的牵绊,人归人,土归土,毫无交集。

“阿晚……”司徒冰清终于忍不住,想要开口劝说夜晚放弃进宫,她哥哥一腔痴情,她怎么能视若无睹。

“司徒家不会允许一个庶女做正妻,而我绝对不会做妾,我们之间注定没有结局,所以……冰清,没有结局的爱情,就不要让它开始了。”夜晚垂了头,不是她心硬,而是被爱情伤过的人,已经失去了再度爱人的勇气。

司徒冰清哑口无言,夜晚说得对,她爹爹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庶女做她哥哥的妻子的,司徒家嫡子嫡妻的位置注定是身份相当的人坐上的。

推荐阅读:

湘府 九千岁穿成皇帝后和贵妃he了 暗黑哥特式 残王爆宠嚣张医妃 跟着课文学历史 快穿:拜托宿主走走剧情 这个顶流只把明星当工作 阴阳师,在平安京当贵族 虚境大陆 吾弟大秦第一纨绔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万古第一战皇 斗罗:绝世之日月雨浩 国师请出山陈三秋于谦 我的鬼尊大人啊 让你当义务兵!你竟成了将军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毒妻在上 元素灵境 无限空间之进化 带着老爸去重生 数据经纪人 分离的爱恋蝴蝶玉 女神的超凡高手 异界之地下领主 天刚传 仙民开大道 苏少狂宠妻:夫人快到碗里来 灌篮高手同人番 极品禽兽 王爷给我靠近点 远征欧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