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水库的隐患

就拿沈月涵来说吧,自已对她还不了解吗?她绝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但现在她已经随便到了被凌寒肆意蹂的地步,这说明什么?还有就是凌寒比较神秘的背景也叫人猜测不透。

可以说现在项雪梅很重视凌寒的意见,也可以说把凌寒倚为了得力臂膀,其作用要超越沈月涵这个亲信,事实上沈月涵只是能为自已分担一些琐事,而不象凌寒这样能拿出建设性的主见来帮自已谋策大事,相形之下,可见他的作用有多么大,当然,是否采信是另一回事。

“凌寒,我对水利方面认识有限,你不妨具体谈谈你的想法,比如修坝疏水是怎么回事?”

“被大书记虚心的请教我有点惶恐,呵……。”

项雪梅白了他一眼,“你既惶恐还敢说出我在虚心请教你吗?要不要我给你砌杯茶呀?”

“嘿,那倒不必了,”凌寒笑了笑,“言归正传,说说咱们新江这个青合浦水库,其实它是个危险的存在,人工水库的利处就不多说了,无非是防洪、灌溉、发电、补枯之类,也能满足用水部门的要求,但是其弊之大也令人忧心肿肿,青合浦水库置于南山双岔沟中。山体下部长期浸泡在水中,象山体滑坡、塌方、泥石流发生地频率就会增加,这些还是小的问题,大问题就是可能会诱发库区和附近地区地震。再就是利用库水灌溉下游土地,长此以往就会使地下水位的上升,从而把深层土壤里的盐分带到地表上来,造成严重地土壤盐碱化。”

说到这里凌寒顿了一顿。不自觉的掏出烟点了一支。又道:“其它诸如对下游新江河道的影响,水质的恶化,对周围自然环境和气候都有不同地影响,这些都是必然导致地结果,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的新江市就处于水库下游,那可是个百万人口的发展中城市,在它的上游处置建了一座蓄水量多大3亿立方米的大水库,无疑是个不可预测的大炸弹,如果没有天灾人祸还倒好说,万一发生地震。水库堤坝崩裂,大书记。你想想那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

“你别危言耸听好不好?”项雪梅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不无沉重,3亿立平米的水倾涌下来,那还不把新江市给灌了啊?“你呀……反正什么问题到了你这里就严重了,水利专家们能没研究吗?再说新江市有环城河疏流,我看也不至于那么夸张吧!”就因为有了上回马王庄的那一幕,项雪梅都有点心虚了,这家伙这张破嘴,别再来咒来一场地震可惨了。

其实凌寒也是有意往这方面引,先把这种防患意识灌输进项雪梅地脑海中。让她慢慢的接受。现在就是和她明说某某日某某时要地震她也不信啊,还当你是神精错乱了呢。

“我只是分析推演可能发生地情况嘛。不算是危言耸听吧?再说了,水利专家也不是地震专家,就算是地震专家也未必能准测的预测出何时何地会发生何级的地震,但现在的事实是水库区的确存在高诱发地震的可能性,所以才有疏流泄水的问题,我也不是反对人工水库的建设,但是我认为这个地区没必要弄那么大的水库给自已造隐患,蓄那么多水干吗?该泄就泄,该放就放嘛,水资源的合理应运还是要建立在不存在隐患地基础上地,不能拿下游城市中上百万老百姓的性命当儿戏呀,我听说市里五年规化中还有建立青合浦水电站地想法?”

“嗯,是有这个想法,所以青合浦水库的蓄水量仍在加大,但照你这个说法,隐患很大呀。”

凌寒有点郁闷了,自已现在还没有否决市委市政府定下的发展规划的能力,这些人为了做出政绩,有些大项目他们是一定要上的,甚至不会顾虑存在着的更多更深的隐患。

虽然他们目前还没有实际动作,但是蓄水优势也算是招商引资的一个筹码,现在让他们疏流泄水可能吗?只怕这个声音一发出来就会被一堆人唾死,不过这也是个出名的途径?嘿……

“领导,我主笔写一篇关于水库隐患的文章,你落大名,以此来引起相关方面的重视好不?”

项雪梅狠狠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是嫌我这个书记当了太舒心了吧?”

“呵……怎么会呢,领导,就长远来看,这个议题还是卓越的,你不是怕影响了你的……”

“少给我说风凉话,你想写就去写吧,别指望拉我下水。”项雪梅以为他在开玩笑,也没当真,又道:“明天常委会仝县长又要发飙了,呵……白文山跟我透露,说他可能要提县财政局的王建坤副局长当政府办主任,刘长山要往工业局安排,还安排工业局张局长早退下去。”

“呵,仝县长是一县之长嘛,人家有闹腾的资格,不过白文山好象挺靠近县委这边的?”

“白文山不是个简单角色,靠县委这边他是正步,歪倒政府去就说明我这个书记太无能了。”

凌寒知道白文山市里也有靠,但是不很硬,不过人家在官场沉浮十几年,自然是圆滑有眼力的,前世记忆中白文山后来也当上了副市长,如果没些手段的话,想爬出来很难呀!

从书记室出来之后又见了刘喜眉,这个女人是相当地小心谨慎。她自知自已的身份较敏感,做为上任刘民海书记的表侄女,如今能被项雪梅任用,心里不忐忑那是假的。

从凌寒进去她就一直守在对面地秘书室里。把门敞着盯着书记室的门,谁来找书记肯定要先到秘书室问她,没人敢直接去敲领导的门,结果凌寒一进去就是两个小时。这让刘喜眉更看出凌寒的确是项雪梅面前地红人了。项书记很少和谁讨论这么久地,一般十几分钟,多的也不超过半个小时,有事说事,没事谁敢扯闲话打扰领导的工作呢?可凌寒就是个例外。

朝含笑迎过来的刘喜眉微微点了下头,凌寒就转进楼道里面去了,刘喜眉望着他进了财务室心下又开始猜测那个新来的分管财务的杜月琳和他的关系,做为县委书记的专职秘书,她自然有机会看到杜月琳的档案,又是一个出身审计局系的女人。调去龙田乡没多久,这就又转来了县委办。都猜不出她地关系在沈月涵那里还是在凌寒这里了,总之他们是一系的。

县委办管着好几个科室,如政研室、督察室、信访室、财务室、接等室、保秘室等等,这些科室各有副主任分管,机构很庞大,人员配置也整齐,现在算上凌寒,副主任就多达八个。

表面上县委办没有正主任,实际上那几个副主任还是很嫉妒凌寒地,但有几个自觉资格老。也不屑对凌寒低声下气的。另外凌寒为人也较随和,倒是让人觉得他不是那种眼高于顶的人。

杜月琳才来县委办。心情是无比喜悦的,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频繁的调动了两次,如今却成了县委大楼的财权掌握者,虽然都是小钱,但掌握着权力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财务室人少,除了杜月琳就有一个会计和一个出纳,看到凌寒进来时,两个中年妇女都朝他打招呼,凌寒向她们笑了笑就进了里面杜月琳的小办公室,“杜副主任,忙呐?”

“哟,凌副主任来啦,坐吧,有什么指示啊?”

凌寒坐下后道:“咱俩同阶同品,哪有什么指示啊,你刚调过来还习惯吧?”说着他朝外面递了个眼色,杜月琳领会,身子前俯过来,丰挺地胸都搭在桌沿边上了,看得凌寒心里一荡,压低声音又道:“娥姐快进县里了,一两天地事,你们俩准备请我饭吧,嘿……。”

杜月琳含羞一笑,吃饭的背后还隐匿着更暖味地东西,“什么意思啊?要调进来吗?”

凌寒朝她招了下手,示意她贴耳过去,杜月琳心慌的朝外边瞥了一眼,面不由红起来,心怦怦的乱跳,但还是无法拒绝凌寒的要求,咬着下唇侧脸贴过去,那种剌激让她呼吸摒止。

也不知凌寒是不是故意逗她,先是靠近朝她耳内吹了口气,嗅着她诱人的幽香忍不住又伸舌尖舔了一下那雪嫩的耳垂,杜月琳如遭雷殛一般,脑际一片空白,双腿不由挟紧,股间热乎乎的液体涌动,她紧张的纤手紧握,却是没有挣扎,随后才听到凌寒的声音。

“今天下午组织去和她谈话了,明天上午常委会可能定这个事,娥姐要当财政局副局长了。”

“啊?”杜月琳听了这话又是欢喜又有一些嫉妒,前些时她硬磨着顾月娥问过,顾月娥给她缠不过,就交待了自已在锅炉房被凌寒欺负的事,现在看来小男人还真是偏着娥姐呐!唉……自已偏是抛不开矜持主动勾搭他,又怕他看轻了自已,其实心里真是矛盾的很。

凌寒耳际听着外面两个老女人的说话声,判断她们一时半会不会打扰两位副主任,就大胆的噙住杜月琳的耳垂轻吮起来,杜月琳有种快崩溃的感觉,美眸一眯,樱唇张开……

“琳姐,哪天中午你家的那位不在,就请我去吃饭好不好?嘿……”凌寒故意逗她。

这么无耻的话亏他说得出口,还要到人家的家里去搞人家,杜月琳忍不住伸手拧了他一下手臂,凌寒适时退开,掏出烟点上,假腥腥的大声道:“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找我嘛。”

杜月琳地手在酥胸上压了压。妩媚的白了他一眼,知道他这话是说给外边两个人听的,也就以心平气和的语调敷衍了两句,凌寒朝她挤挤眼又闲话几句才笑着离开。

杜月琳还真怕他做些什么。此时他一走心里却有些空虚,但面红耳赤地也不敢送他出去,就托了个大坐着没动,只是嘴说了一句凌主任慢走啊。心里却在琢磨着顾月娥又升官的事。

12月11日。县常委会于上午九时半准备召开,县委县政府九位常委全部出席。

县委这边是书记项雪梅,副书记韩建义、顾兴国、张栋才;组织部长白文山,宣传部长李树生六人;县政府这边是副书记、县长仝振云、常务副县长廖仁忠和副县长王保生;

县委办副主任凌寒列席,负责记录会议要点,他的出现很让仝振云郁闷。

会议议题是关于几个人的人事安排,这几个人是县政府办主任刘长山,县工业局局长张伯涛,县公安局局长杨进喜,县检察院检察长孙唯信。县法院院长江斌,县财政局副局长王建坤。县龙田乡副乡长顾月娥,而头一个被提出来地是工业局长张伯涛因病休假,然后仝振云就提出让现任政府办主任刘长山暂代工业局党委书记、局长之职,这一点没有争议,一致地通过了。

对项雪梅来说这个安排也可接受,自已要低调嘛,明年要大力搞经济建设,工业也是重头戏,刘长山提前进入角色也是好事,仝振云现在是一心要在政府里安插他的班底。倒没心思争外面。初来乍道,他底子太薄。也没实力去争,路得一步一步的走,这些事要是也靠陶天望帮他,那就显得他太无能了,所以说眼下他虽在常委会上有了一些话事权,但他深深的知道,不稳定的因素仍然存在,而且变数极大。

财政局副局长王建坤出任政府办主任项雪梅也没说话,等于是默认了,必竟这是人家政府那边的事,自已的手不能伸的太长了,会给人留下张扬跋扈的那种感觉,而顾月娥转任财政局副局长是由白文山提出的,仝振云为拉拢白文山,当时就头一个表态支持,在他看来这个顾月娥兴许是白文山地什么关系吧。

实际上今天会议最大的争议在杨进喜身上,为给他挂政法委副书记地头衔展开了讨论。

项雪梅提出的人选是检察院检察长孙唯信,副书记韩建义则故意把法院院长江斌拉进来凑热闹,政法委选副书记嘛,公检法三个口子的头头全有这个资格,就是司法局的局长差半格。

常委们讨论的结果是杨进喜占了上风,项雪梅故作不喜之态,仝振云也就发飙了。

“我看这么讨论下去也不是个事,大家投票表决吧,赞承杨进喜同志的起举手。”

随着仝振云这句话出口,跟着他举手的有张栋才、顾兴国、白文山、李树生、王保生……

项雪梅已提议了别人自然不会举手,韩建义也没举手,廖仁忠最后也举起了手支持仝振云。

仝振云只想大笑一场,终于把项雪梅的面子给捋了,哈……他暗自得意的同时,却不知那些举起手的人都各有想法,并不认为他仝县长就获得了以后在常委会上地话事权。

尤其白文山,他脸上地那一抹笑意很是叫人玩味,举起手的时候他还扫了一眼凌寒呢。

杨进喜如愿以偿地挂上了政法委副书记的衔,心里自然是喜欢的不得了,接到仝振云电话时,心算彻底落肚里了,敷衍了几句挂了他电话后就关上办公室的门拔通了凌寒的手机。

“凌主任,晚上有没有时间啊,我作东,咱们去新艺园乐一乐?”

“呵,杨局,恭喜啊,我看你还是先请仝大县长吧,咱们好说,迟些再聚也无妨。”

“呵……凌主任,我明白了,那真是委屈凌主任了,那咱们改天?”杨进喜显得有点惶恐。嗯,改天改天,一定捧你的场,嘿……”凌寒对他地态度还是满意的。这家伙现在识相多了。

“好好好,到时候可要带上未来的弟妹苏科长呀,就这样……。”

凌寒挂了他电话才进了项雪梅办公室去,没想到白文山在里面。散了常委会之后他就来了,项白二人见凌寒进来,都朝他笑了笑,白文山眼力极好。只看凌寒进这里都不用刘秘书提前传个话。就知道他在项雪梅面前是何等受宠了,象办公室一般副主任来,都得先问问刘秘书,项书记是不是有客人,是不是和某人在谈工作,谁敢这样直接敲门往进迈的?

“哟,白部长也在啊,要不我一会再来?”凌寒看到白文山摆出一付谦逊姿态。

“别价,”白文山识趣地站了起来,笑道:“我的工作汇报完了。呵,凌副主任。该你了。”

项雪梅倒是很客气的送白文山出了办公室才将门关起来,看了眼凌寒,“来安慰我吗?”常委会上让仝大县长狠剥了一脸,虽是故意示弱,却也让她心里积蓄着少许的怨念。

“那倒不会,我们项大书记有海量,我可不够资格来安慰大书记呀,这是我昨夜写地关于青合浦水库实际隐患存在地文章,反正眼下也是在低调,不若再低一些。让仝县长开开心?”

“你还真写啊?”项雪梅瞪了他一美眸。伸手接过来就看,这家伙文采倒也过得去。写的很煽情,很大义,很科学,很实际,但就是这篇文章要得罪好些人,而且是当大官的人。

许久,项雪梅才抬起头,秀眉中间拧着个小肉疙瘩,“你是真想把我拖下水吗?”

“我就是让项书记看一看,你要不落大名,我还敢冒签书记的大名啊?”

“你胆子倒大,还冒签?是不是我不签下名,你还要来一次什么谏呀?”

凌寒笑了笑,“这回是活谏,的确是逆上鳞的麻烦事,我哪敢真拉项书记下水?”其实他是吃定了项雪梅会签这个字才这么说的,因为项雪梅也是明辩事非利弊的聪明人。

“好吧,我这回且信你一次,真因为这样丢了官,看我怎么和你算帐。”项雪梅心里还是有底的,这篇文章的确是和市政府地五年规划方案有冲突,但从科学客观的角度上细细分析,它却能站得住脚,虽然是比较冒险,但也不会因此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地。

另外凌寒也知道项雪梅有神秘根基,这点事纵是一时对她造成了影响,也不会长久困扰她,而且用不了多久青合浦地震一暴发,就显出这篇文章的远见卓识了,那时项姐姐会笑坏的,所以项雪梅就是不乖乖的签字,凌寒也要舌底灿莲的将她说服来签这个名的。

“项书记,你肯落名,说明你不是只贪名利权位的那种官,我替老百姓谢谢你。”

项雪梅白了他一眼,心中却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有点象在马王庄看到他时的那种感动。

“好象就你是个大公无私为国为民的?我们全是贪官污吏啊?”项雪梅笑骂一句,就走到办公桌那里伏下身去签字了,偏是这个背对着凌寒翘起丰臀地姿式让他一双眼里直冒异光。

在项雪梅回过身之前,凌寒将目光移开,但是脑海里却仍是两片被包裹在衣质下滚圆丰硕地丘体形状,眼尾瞥见她把身侧绒线衣下襟揪了一下,这个很平常的女性化动作此时越是眼热。

“那文章怎么发表我就不管了,没别地事了吧?领导……。”凌寒起身欲走。

项雪梅却道:“晚上有个酒宴,你陪我去应付一下,市里新来的李大市长的邀请。”

“我?”凌寒心说,领导层次的酒宴,咱这身份上不了台面的吧?“我不够资格吧?”

“又不是什么正经场合,讲什么资格不资格的?怎么……你女朋友不允许啊?”

“嘿……那倒不会,陪领导出席一下夜宴对我也是长见识的好事嘛,她有啥不乐意的?中午和苏靓靓一起吃饭时凌寒就说了晚上要陪大书记参加个夜宴,苏靓靓却说她要溜去龙田乡讨好婆婆,不过也嘱咐了他,不许夜不归宿,就是半夜三点也要回家,不然大刑侍候。

就怕这家伙溜出去和秘密情人幽会,所以苏靓靓很在意他夜里单独行动这个问题。

下午上班来迟了一点,刚好上楼时碰见了正下楼的宣传部长李树生,因为上次万喜的事,凌寒知道自已和李树生的梁子是没有和解可能的,别看这个人表面上笑吟吟的,实则包藏祸心。

两个人心照不宣,谁也没开口说话,只是微笑点头就错身而过。

李树生出了大楼还是缓了一下脚步,似思索什么,略一沉吟才又大步朝他的桑塔纳行去。

“去招待所。”上车之后李树才低声吩咐司机,车子启动后他还回头瞥了一眼办公大楼项雪梅那个窗户,就在前一刻,项雪梅转给他一篇文稿,标题是关于青合浦水库存在的隐患,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不由心头一震,细细读下来,才完全明白项大书记这是要找麻烦。

确切的说是给她自已找麻烦,要知道青合浦水库近年来加大蓄水的目的是要为开发区添彩增亮的,这是建立较大型水电站的基底优势,就是为了更好的支持开发区未来的工业用电做的准备,至于新江第一热电厂的电那是供给京津两地用的,地方上就想也甭想了,事实上新江市在用电高峰时都感力不从心。

市里的五年规划中明确指出,青合浦水电站的建设是省里领导都支持的大项目,怎么也没想到县委书记项雪梅会跳出来找这个麻烦,她的眼里还有上面那些领导吗?居然在这个时候与政府唱反调?

刚才下楼之前,李树才就给仝振云打了电话,说有事要和他见个面,仝振云刚好在招待所休息,就让他过去,在李树才看来,这就是个靠向仝振云的机会,人家背后有陶天望撑腰呢。

反正这篇文章登报也是项雪梅亲自批的,自已只是奉命行事,有什么责任也是她顶着嘛,最让李树才眼亮的是上面有凌寒的名字,嘿……小子,你搞走我五十万,这回你要好看了。

推荐阅读:

骑士:前世曝光,我是赛罗人间体 分手后,和死对头闪婚了 守村人,棺中妻 大秦:双胡亥对比,嬴政麻了 悟性绝顶,我以诸天铸长生 烬余 打工人统治噩梦中[无限] 火烧风情街后,他受到了全国瞩目 名柯众人今天也在拯救咒术界 三皇子他人前高雅人后偏执 都市至尊阎罗 男主靠自我攻略跟道士跑了 剑问九州 新概念钓系美人[全息] 大梁第一奸贼 诸天:共享天赋从光之国开始 猎户出山阳子下 李三古堆 原神:平平无奇文化人 我爹是宋徽宗 我的三个美女房客 重生七零,最强硬汉宠不停 侯府妾 都市:人在欢乐,狂刷奖励 港片:打造财阀,开局召唤死侍 海贼:炎魔的自我修养 嫁给前驸马他小叔 影视世界说野史 离婚后,前妻全家后悔了 大叔好撩,闪婚诱哄脸红心跳 游戏王:白龙使者 小可怜她会画符,全球疯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