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夜·头发

《我就想在鬼船活下去》全本免费阅读

且说在检查完瘦子的尸体后,胖子和江辰将林灵送回了宿舍,不得不说胖子虽然悲伤,但还是比较照顾女孩子的,或许是当过兵,身上总带着照顾弱者的责任感。

“我虽然不相信你是被瘦子重伤的,但是我很感激你愿意帮我查我弟弟被杀的事情,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吩咐我。”

胖子并没有进林灵的宿舍,他很有分寸地转头准备离去。

在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江辰和林灵。

“你们说的手臂抓伤,我会调查的,马上就到傍晚了,男人洗澡都在公共浴室,我会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带伤,如果真的是他们中的一个害了我弟弟,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胖子恶狠狠地抛下这句话,一向憨厚老实的他,第一次面露凶光。

他踩着冰冷的楼梯离开了二楼,只剩下江辰与林灵沉默以对。

林灵叹了口气,转身打开了宿舍的门。

“你好好休息,我也要走了。”江辰站在门口,也没打算进去。

“嗯。”林灵想了想,又补充道,“你姐姐的事情,我会帮忙的,毕竟我是检修师,船只的构造我比你清楚。”

江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他的背影看上去很孤寂,像是从黑暗中走过来的人,现在又要重新回归到黑暗之中。

“哒哒哒……”

林灵听着江辰的脚步声远去,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宿舍,并随手关上了门。

“滴答……”

卫生间里的花洒有气无力地滴水着,在静谧的房间里,滴水的声音像是更清晰了。

林灵瞥了一眼卫生间,卫生间的花洒让她想起刚才在公共浴室撞鬼的事情,想起无皮鬼鲜血淋漓的样子,她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到底是为什么选择我……”

她叹了口气。

要不是现在身处船上,她多想找个驱鬼大师给自己看看,驱驱鬼,总觉得自从上了船之后,整个人恍恍惚惚、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个神经病。

林灵坐到了床上,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这痛觉似乎在告诉她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正是这些痛觉,让她更恍惚自己究竟是在梦里还是在地狱。

这里的鬼怪,会伤人。

这里的恶人,会杀生。

这里像是炼狱,隔绝在海上的监狱,谁都无法逃离。

眼角余光,林灵桌上放着的那本书——这还是之前在驾驶舱里陈洋给她的,说是建造这艘船的时候设计者做的书籍,昨天晚上闹鬼的时候她还在看这本书,随后书本掉在了地上,天亮后被她随意捡起放在了桌上。

“……既然要找到江辰的姐姐,那是不是船上会有什么他没有找过的暗道暗室呢?”

这么想着,林灵将那本书重新捧在手中,她昨天刚翻了几页,后面的内容她还没有详细看,现在正好有时间,看看船只的构造或许对他们的调查有帮助。

就在此时,一个东西从书页里掉了出来,掉在了林灵脚边。

“这是什么?”

她蹙眉将那个东西拾起,发现是一缕用红线绑着的头发。

头发?

之前一直夹在书里吗?

眉头锁的更深了,林灵将头发放在身边,又认真翻了翻这本书,发现这本书除了这撮头发并没有夹其他东西。

“这是谁的头发?”

一开始就在书里的?

只是因为头发比较细软,而且书本比较厚,她之前并没有发现这个,没想到今天碰巧从书的夹页里掉了出来,让她发现了这个玄机。

她凑近了,仔仔细细观察着这搓头发:头发很软,是黑色的,偏长,至少比林灵现在的头发要长一点,看起来到了后肩的长度。头发的一端是被整齐剪断的,应该是有人用剪刀将头发剪下,并用红色的丝线缠绕在这上面。

【结发为夫妻。】

【恩爱两不疑。】

莫名的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林灵感觉到脑袋又开始闷痛了。

“谁……谁在说话?”

她吃痛地咬紧下唇,但那声音一直在脑袋里重复着这两句话,像是无名咒语。

【结发为夫妻。】

【恩爱两不疑。】

感觉到这搓头发像是带着不祥之气,在看到头发的时候,林灵就感

推荐阅读:

我在港片世界当大佬 开局退婚不退礼,我直接逮捕未婚妻 七零之弹幕说我是假千金她亲妈 女帝怀孕,有我太监啥事 逆徒快住手,我可是你师娘啊! 东灵帝君 怒海覆清1852 彭格列马甲入学高专的正确姿势 退婚后小哑巴她不装了 何处寻归途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入侵浪潮 真不是故意想红的 不婚之症 小可爱在娃综搞玄学,被读心爆火 都人皇了谁还重生啊? 斗罗:重生人面魔蛛,多子多福 高武:万倍返还,我横扫诸天 天生金刚:我的身躯可以无限增长 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 重生印度当警察 谁在修罗场搞纯爱 全家成了阎王代理人 这个大巫画风不对劲! 陈凡钟晴 穿成年代文奇葩前妻 豪门弃女?真千金在京圈飒翻天! 陆鸣 柯学:我真不是黑衣组织成员啊 让你高考,你现场手算反重力质究? 命箓:从白狐开始炼神升仙 仙府修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