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8章:不变的是他最初的模样(完结)

“臣将小九的灵位供奉在慈恩寺,让贵太妃去慈恩寺陪伴小九,青灯古佛,虔诚赎罪。”关于如何安排这母女二人,萧长卿心中已经有数,“平陵……只需夫家没落便是。”

平陵公主所嫁亦是勋贵之家,不过其家族没几个人才,更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关于他的身世,他也不打算隐瞒,只需要公布出去,日后朝廷有他得势一日,就无人敢帮扶平陵夫家。

“你呢?”沈羲和听完之后问。

萧长卿转头对沈羲和一揖:“臣略有薄才,荐为帝师,往太后恩许。”

沈羲和有些意外,其实对萧长卿她有了更好的安排,京都于他是个伤心地,西北她想要命人去接手,父亲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游山玩水,快意恩仇。

阿兄想念她,想调回京都陪伴她左右,西北需要一个能力卓越,允文允武之人才能稳住,她身为太后下旨,西北将士也好,百姓也罢,都不会过深的抵触。

万万没有想到,萧长卿要留在京都,他想做萧钧枢的老师。

但这个请求,沈羲和拒绝不了,没有人比萧长卿更适合做萧钧枢的先生,他学过真正的帝王之术,曾经为帝王之位拼搏过。

“五兄愿为钧枢之师,我求之不得。”沈羲和一口应允。

隔日,萧长卿归朝,沈羲和命他带领三省六部议政,大多数奏疏由三省六部协同共理,再将紧要超出决策范围的递交到萧长卿与萧长庚手上。

她琢磨着什么人适合去接手西北。

尤汶珺来求见她,沈羲和在紫宸殿内阁召见,尤汶珺一身白衣,发髻上只有两朵银簪花,鬓边白色素绢。

“妾欲归家,请太后应允。”尤汶珺开门见山道。

沈羲和:“归家?”

“是,王爷临终前让妾归家。”尤汶珺不想留在这里,更不想住在烈王府。

睹物思人,思的是个心中没有自己的人。

沈羲和沉吟了许久才道:“我允你归家,室韦都督府,本就是你们尤氏世袭,长史与参军你可择其一。”

尤汶珺惊得忘了礼数,她错愕地看着沈羲和。

沈羲和这是授予她官职!

“你虽是烈王遗孀,便是归家,尤氏也不敢迫你再嫁,但你一身武艺,无处可施展。”沈羲和不疾不徐,声音平和,“烈王劝你归家,必是认可你的才能。”

尤氏能够让尤汶珺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自然不会给她像儿郎一样出头的机会。萧长赢不会不知这一点,他还让尤汶珺归家,便是希望尤汶珺有更广阔的天空,去施展自己。

尤汶珺眼眶酸涩,她自幼与兄弟们一起学武,吃着更多的苦,学更深的武艺,以为自己会不一样,最后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得不为家族上京都联姻。

她以为的命运这一辈子就是如此了,她已经认命了。

原来他临终前,已经为她铺好了以后的路。

她若不提是萧长赢临终前要她归家,只怕沈羲和不会想到会应允,却不会深想。

深吸一口气,尤汶珺压下喉头的苦涩,努力不让自己声音变得哽咽:“妾……臣愿为参军!”

“你想好了?”沈羲和问。

长史与参军品级上天差地别,权利上也一样。

长史是代表朝廷去做监军,哪怕是大都督和副都护都要敬让三分,参军可谓军中最低的军官,但两者的差距在于,长史尤汶珺是朝廷的人,是不可能继承室韦都督一职。

但她若是投身军中,以参军的身份,凭自己的能力爬上去,日后未必没有可能继承室韦都督。

“臣心意已定。”尤汶珺斩钉截铁道。

沈羲和亲自拟了一封诏书,盖了帝王的印,派人送尤汶珺回室韦都督府。

雍和元年,在井然有序之中安然度过。

雍和二年,崔晋百被从黑水部召回,国殇已过,沈羲和亲自赐婚他与步疏林,现在的步疏林已经不叫步疏林,叫步疏杳,是蜀南王的胞妹。

同年六月两人孩子都已经虚岁三岁,才大婚。

蜀南王也带着独子上京参加妹妹的婚礼,婚宴上不少人见到了步瞻与崔瞩两位“表兄弟”,惊觉这两兄弟模样神似,隔日见到崔寺卿的新婚妻子更是惊愕于兄妹两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

至此,再无人怀疑步疏杳是步疏林的胞妹。

雍和三年,沈羲和在经历多重考核,确定了去西北接手之人——萧长风。

当日在密道萧长风被暗算,这是他技不如人,他没有违抗君命,如今新君即位,他的君主就是萧钧枢,沈羲和仍旧愿意用他,他自然会继续忠君。

沈璎婼也很向往父兄曾经驻守的地方,哪怕她知道她去了正好与父兄错过,仍旧愿意过去,正好也不用再于沈云安往来,免去了彼此的不自在。

沈云安夫妻被召回京都,第一次见到了已经四岁的小侄女,此时薛瑾乔再次有孕。

姑嫂见面,分外黏糊,薛瑾乔还是那个欢乐的薛瑾乔,当晚留在紫宸殿与沈羲和同寝,次日在被沈云安依依不舍接回宫中。

沈羲和给萧钧枢寻了三个老师,都是年轻一辈:萧长卿、谢韫怀、崔晋百。

一个教帝王之术,一个讲山川四海,一个说百官勋贵。

渐渐也有些风言风语流出,言及他们都是太后的裙下之臣,流言的源头很难查到,沈羲和并未放在心上,六岁已经知事的萧钧枢也不在意。

他知道阿娘心中有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阿爹,她总是会站在阿爹的画像前出神,每次百岁提到鹿鸣,阿娘就笑得格外温柔与清美。

“阿娘,阿爹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日,再次看到阿娘停步在画前,只有六岁的萧钧枢,忍不住问出一直藏在心中的疑惑。

在萧钧枢的眼里,他的阿娘是这世间最为睿智的女子,比他熟读的那些史书里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崇高,包括他们的先辈,那位女帝。

是什么样的人,让这样的阿娘念念不忘,思之如狂?

沈羲和侧身垂首,看着一只手负在身后,努力做出自己很可靠的老成模样的儿子,忍不住会心一笑,她蹲下身,轻轻抚上他的额头:“你阿爹……”

沈羲和想要极力寻找一些溢美之词,却夸赞萧华雍,却发现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他,她想了许久,才认真地看着萧钧枢:“你阿爹,在阿娘心中是个完人。”

金无赤金,人无完人。

萧钧枢眨了眨眼,阿爹在阿娘心中竟然是完人!

阿爹在他心目中设想的身影更加伟岸高大。

“真想见一见阿爹。”萧钧枢语气满满的崇敬与向往。

摸了摸儿子的头,沈羲和道:“你会见到的。”

关于萧华雍还活着的消息,沈羲和从未隐瞒过萧钧枢。

随着萧钧枢的长大,他需要学习的东西越发多,也渐渐开始接触朝政,偶尔便于商讨,与言传身教,萧长卿与谢韫怀会留宿紫宸殿。

哪怕沈羲和早就在萧钧枢五岁之后就搬回了东宫,守着萧华雍种下的一树花花草草。仍旧有人以此暗中污蔑中上,只要没有影响到萧钧枢的心性,沈羲和都不予理会。

雍和八年,这一年被百官盯着,权势滔天的皇伯萧长卿,带了一个俊美无双的郎君入宫,直奔东宫。

往年不是没有人想着沈羲和年轻守寡,敬献美男子于她,往往这样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她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是因为有些话越是讳莫如深,越是令人津津乐道。

敬献男人来服侍她,就触碰了她的底线,轻则削爵罢官,重则人头不保。

这一次不少人盯着萧长卿,据闻萧长卿将人留在了东宫,立时就离开。

彼时沈羲和并未在东宫,而是在紫宸殿陪着萧钧枢进食,萧长卿带了个人来东宫求见她,沈羲和也没有在意,以往也有这样的事情。

既然珍珠没有派人来催促,也就不是大事,她陪完了萧钧枢才带着人回了东宫。

东宫的大门口两棵枫树,时值金秋,正是红叶如火的季节,沈羲和远远绕过长廊,就能隐隐看到枫叶如盖似云,飘浮在东宫大门口之上。

令她每每都忍不住想起,那年在宫中初见,他一袭浅白色圆领袍,披着大麾站在石阶上,翘首以盼的模样。

想到这里,沈羲和眉眼忍不住弯了弯,这些年她越发养尊处优,仪态威严。

走出风雨长廊,步上东宫门前的石板路,缀着珍珠的翘头鞋偶尔会踩到一两片飘落的枫叶,沈羲和不经意抬眸,看到树影斑驳间,一道长身而立的身影背对着她立在宫门口。

那件大麾,那一匹青丝,那一顶金冠,大麾下那浅白色的衣裳,那样雍容华贵的站姿。

多少次,午夜梦中,她梦到过这样熟悉的画面,一时间她竟不知自己是在梦里还是梦外。

她屏住了呼吸,放缓了脚步,轻轻地走了过去。

他好似听到了身后的声响,迎着飘落的枫叶转身,那双华光深藏,银辉凝聚的眼与她四目相对,他的声音一如当年一般透着丝丝缕缕委屈:“你回来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你来了,我以为你不来了。

与当年只有一字之差,却隔着十二年,一个轮回的岁月。

可她等到了不少么?

日月轮回,时移世易,不变的是他最初的模样。

推荐阅读:

司少别虐了,夫人已高调改嫁 重生香江1970 一人之下我有一个八阵图 从呼吸开始长生 逐澳游戏 异能:一眼万年 弗吉利亚崛起录 [足球]老佛爷是我爹 顶流归来,制霸内娱 桃运小神医 成为神豪以后 放纵 替嫁后我被霸总宠翻了 搞钱我是认真的 长生,从纳妾开始无敌 主母不贤 烧电子符箓,修赛博真仙 我的刁蛮小王妃竟是重生女! 江游零零零六 我这个命啊 考进北电后,我成了世一导 不当谋士的我汉末求生 穿越兽世,你们的小乖乖是大佬 月色撩人,霸道小叔夜夜来 美人老师的异世界生活就像规则怪谈 娱乐:毒士助理,杨蜜求我别极端 港片:只要心够黑,楚人美穿JK 抗战:我团长是龙文章 黑蓝:球场之光,超常存在感 万界从九龙拉棺开始 全民机械,只有我能看到融合度 民国:悟性逆天,从土匪开始崛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